陈建斌:老戏骨新导演 自称茅坑里的石头

2页: 上一页1 2 下一页

TAG标签

陈建斌有了新身份——导演。如同他一贯的作风,他执导的第一部电影《一个勺子》在宣传上十分低调。

陈建斌老戏骨新导演 黑马“勺子”获奖

深咖啡色鳄鱼皮双排扣夹克、深灰色羊毛西装长裤/ both from Giorgio Armani;白色修身长袖衬衫/ Louis Vuitton

陈建斌说:“没什么好吆喝的。”他把《一个勺子》视作“中年危机”的产物。“试着返璞归真吧。”他说。

电影《一个勺子》是什么影片?“一个勺子”与西北话“一个傻子”的读音一样,但这个拍摄“勺子”的人可不是“傻子”。他叫陈建斌,最初是孟京辉话剧中的“无政府主义者”,也是《三国》中阴枭果决的曹操、《甄嬛传》里运筹帷幄的雍正皇帝。

陈建斌在拍摄现场不怎么笑。他烟瘾很大,趁着拍摄空当,烟一根接一根。他不止一次地强调说自己是演员,不是艺人,不负责娱乐大众。因此,在红遍大江南北的《甄嬛传》中,他塑造的不是艺人型雍正,而是演员型雍正—这个雍正不需要摆酷卖帅,也不需要减肥保持身材。

《军中乐园》中的老张也一样,走到哪都是小红短裤—他笑说:“这是我拍戏以来穿最少的。”这个角色让他入围今年金马奖的最佳男配角。除此之外,他还凭借自己执导的新片《一个勺子》入围最佳男主角、新导演,成为今年金马提名最多的人。

陈建斌老戏骨新导演 黑马“勺子”获奖

深灰色羊毛长大衣外套/ Giorgio Armani

用小投资求得纯粹

谈到执导电影,今年 44 岁的陈建斌说,早在 1999 年他就写好了第一个剧本,但对戏要求高,始终不满意品质。直到他看到胡学文的小说《奔跑的月光》,才受到启发,写出《一个勺子》。“《一个勺子》是与土地深刻的结合。”陈建斌说。今年 1 月,《一个勺子》在甘肃悄悄开机。陈建斌自导自演,与他搭档的是太太蒋勤勤以及中央戏剧学院同班同学王学兵。影片聚焦打拐,讲述了一段农村寻人记。 拍摄时,“偷拍”技巧非常重要。演员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向当地路人就地买来,人味儿十足。

《一个勺子》不像许多新锐导演的作品那样爱“炫技”和秀“理论”,剧情质朴简单,大量留白,同时却又荒谬而紧凑。演戏,对于陈建斌而言,早已经驾轻就熟。他的作品多元,演任何角色皆手到擒来。然而在《一个勺子》里,因为身兼导演、编剧及男主角,他还是必须铆足全力。

在这部“投资很少”的文艺片中,陈建斌不但“作践”自己,演了一个胡子拉碴的“西北糙老爷们”,还把妻子蒋勤勤也拉下水,让她演农妇。“这应该算是她至今为止外形挑战最大的角色吧。”他说。他表示,因为感到陷入“中年危机”,他开始反省自己那种太过“知识分子”的气质,决定拍摄一部贴近普通人群的作品。“我觉得第一部作品还是要先满足自己。为什么这次我没要求太多投资,就是因为我想要更多自由。”他说。如果有了更多的钱,他就要对投资负责,得考虑这考虑那。“这次是一个小投资但纯粹的作品。”他说。

陈建斌老戏骨新导演 黑马“勺子”获奖

白色长袖衬衫、黑色西装外套、黑色领带黑色板材太阳眼镜/ 均为明星私人物品

做一个演员

陈建斌形容自己的性格像“茅坑里的石头”,又臭又硬。1990 年,一列火车从乌鲁木齐拉了 14 个人到北京,其中有陈建斌、李亚鹏、王学兵。他们是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为新疆话剧团定向培养招收的学生。四年之后,14 个人全部返回乌鲁木齐。“不知道是不是怕我们跑掉,拉我们来的火车和拉我们回去的是同一趟。”陈建斌说。其他人都把行李寄存在北京,想着回去点个卯再来,只有陈建斌把家当都打包背走了。“一是觉得没能力当北漂,二是想要正大光明地回来”。

待在乌鲁木齐的那一年,陈建斌没出过家门。有天朋友来看他,发现房间日历上的数字都被涂成了一个个黑疙瘩,才知道他多么想回北京。“如果那个时候我留在新疆,或许就成为一个老师了吧。”最终,他等来了中戏班主任的电话:“考我的研究生吧。”他铆足力气复习了两个月,终于考上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研究生。“毕业前,我也想过考研,那会儿觉得考不上,回去之后,发现只剩这条路了。”

陈建斌老戏骨新导演 黑马“勺子”获奖

深咖啡色板材眼镜/ Tom Ford;白色修身长袖衬衫/Louis Vuitton;渐变缎面双排扣修身西装外套/ Louis Vuitton;超薄腕表/Piaget伯爵 Altiplano系列

2页: 上一页1 2 下一页

和波艾酷一起吐槽吧